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30343;?#26790;!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玄幻女强 > 李筝 > 凤舞:驭兽太子妃

                      番外07 意料中的意外 文 / 李筝

                          去年元宵节的时候,无双就是跟着爹爹娘亲一起出去看花灯的。『。虽然她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但听?#30340;?#20986;去逛街,看花灯,她还是很欢喜。

                          出发前,杜?#33310;?#35753;怡宁和无双换了一身极为普通的衣服,而后又交代她们道:“这次咱们出去,可不能让人知道我们的身份,不然会引起很多麻烦。所以怡宁不能叫父皇,无双也不能叫皇伯伯。”

                          怡宁立?#27425;?#31505;道:“我叫爹爹就好了。”以前她都是叫爹爹的,那个时候感觉自己和爹爹好亲近。

                          无双眨了眨眼睛,忽?#27426;?#26460;?#33310;?#36947;:“皇伯伯把胡子刮了,无双也叫爹爹好不好?#20426;?br />
                          杜?#33310;?#21644;杜嘉麟的容貌至少有七八分相似,?#30343;?#27668;质不同。但杜?#33310;?#24403;了皇帝以后,就特意留了一截胡渣子,每五天修剪一下。这短短的胡渣子将他俊美的容貌掩去几分,看起来总算多了些威严,朝中上下对此都很满意。不然,上朝的时候面对一位谪仙一般的天子,他们要是不小心看呆了,?#24378;?#23601;大大的?#24187;?#20102;。

                          无双小时候,杜?#33310;看?#26469;睿亲王府都会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那个时候无双还小,对刮了胡子的皇伯伯和自家爹爹?#34892;?#20998;不清楚,竟然两个都叫爹爹,引来自家爱吃醋的老爹不满。所以,后来杜嘉麟便严格要求杜?#33310;?#19978;门时必须留胡子。这样一来,无双就再也不会认错爹了。

                          听说无双要叫自己爹爹,杜?#33310;?#24515;中激动,面上却一点都不显。只见他微微蹙眉想了想,才带着几分为难和无奈点?#35828;?#22836;。

                          “好吧!”

                          坐上出宫的马车,无双搂着皇伯伯的脖子,摸着他干净的下巴,想着皇伯伯变成?#35828;?#29241;,觉得很是稀奇,一路上都在咯咯笑个不停。

                          “爹爹?#20426;?br />
                          “嗯?#20426;?br />
                          “呵呵,爹爹?#20426;?br />
                          “嗯,无双想要什么?#20426;?#26460;?#33310;?#32784;心好得很,而且心中别提多美了。

                          无双站在杜?#33310;?#33151;上,一边笑一边跳,而后得意地说:“无双有两个爹爹!”

                          怡宁今年都十八岁了,已经是个懂事的大姑娘了,要?#30343;?#25509;连着守孝,早就该出阁了。听了无双这童真的话,她忍不住微微脸红,却不知?#26639;?#22914;何教导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堂妹。

                          杜?#33310;?#36731;叹一声,扶着无双的腰,省得她跳得太高兴了摔跤,而后带着几分无奈道:“无双可千万别告诉你爹爹,你今天晚上叫皇伯伯爹爹的事情,不然你爹爹要不高兴的。”

                          无双满脸疑惑:“为什么爹爹要不高兴?#20426;?br />
                          “因为每个人都只有一个爹爹啊,无双说自己有两个爹爹,你爹爹怕皇伯伯要跟他抢无双,自然就不高兴了。”

                          无双想了想,对皇伯伯的?#20843;?#25026;非懂,却忽然大声反驳道:“不对!我娘亲也有两个爹爹!”

                          “哦?是吗?#20426;?#26460;?#33310;?#24819;了想才明白过来。一位应该是小舞的继父,天医门的袁门主;另一位就是定远伯林峰吧?#31354;?#20040;说起来,小舞还有一位生父秦羿呢!

                          杜?#33310;?#32487;位以后,不但赦免了赵家和秦家,也赦免了福王、寿王的子女。只可惜赵家和秦家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并没有人回恒京,而是直接回了老家。凤舞念着小时候的情分,曾拜托杜嘉麟派人照顾六哥秦守?#30591;?#19981;过听说他直到现在还没成家。

                          福王夫妻当初事发就已经赐死,而寿王夫妻也早就病死在南岭,杜?#33310;?#24819;着那几个孩子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未必就跟他们的父亲一样贪心狠毒,便让人把福王寿王的孩子都安置在恒京,两家各自给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也并没有归还他们?#35805;?#22842;的爵位,只让他?#20146;?#21147;更生。

                          却说无双似乎想到了办法,一点都不怕自家爹爹生气,很快又高兴起来,搂着杜?#33310;?#23601;叫爹爹叫着玩儿,倒?#21069;?#26460;?#33310;?#26263;地里乐得不行,抱着她真是当成了自己亲生的一般。

                          “你这小灵精,真是比你怡宁姐姐小时候调皮多了……”

                          无双好奇地看了看怡宁,忽然搂着杜?#33310;?#30340;脖子不依道:“无双乖!无双最乖!”

                          杜?#33310;?#30473;?#24050;?#35282;都是笑意,却故意叹息道:“这么调皮又?#32536;潰?#36825;是像你爹吧?他小时候就是这样调皮又?#32536;?#30340;,直到你娘来了,才能管着他。你怡宁姐姐像我,从小就聪明懂事,最是惹人疼了……”

                          无双嘟着嘴,在杜?#33310;?#36523;?#21916;?#30528;撒娇道:“无双也聪明懂事,最惹人疼!”

                          怡宁想起小时候爹爹对自己的疼爱,如今看着爹爹溺宠无双,心里没有丝毫嫉?#30465;?#29241;爹的宠爱先是给了自己,现在自己长大了,爹爹没有?#32784;?#20102;,才给无双的。爹爹一直没有孩子,有了无双,倒是给?#35828;?#29241;很多快乐。其实,她应该?#34892;?#26080;双才对。

                          想到这些,怡宁看着无双的目光越发温柔起来,轻声笑道:“我们无双是最聪明可爱,最惹人疼的。姐姐也最?#19981;?#26080;双了!”

                          无双一听,这才满意了。

                          杜?#33310;?#25423;了捏无双粉嫩的小脸,温柔的目光扫过怡宁,忽然问道:“怡宁,你最想要什么样的生?#30591;俊?br />
                          怡宁一怔,看着爹爹认真的神情,忽然就明白过来。她面色微红,想了想才道:“怡宁很羡慕九叔和?#27966;簟?br />
                          杜?#33310;?#21548;了女儿的话,笑容不禁?#34892;┗秀薄?#23567;九和小舞的幸福,谁不羡慕?他是没有机会了,不过女儿却?#24378;?#20197;的。

                          “今晚你会遇到很多人,很多事,你认真看,回去以后好好想想。”

                          “女儿知道了,谢谢爹爹……”怡宁细细一想就明白过来,不由低下头去,脸上却开始发烫。

                          等马车驶出宫城,就能看到外面有花灯了。

                          杜?#33310;?#24102;着两个孩子又换了一辆看起来极为朴素的马车,慢?#26420;?#22320;往西区去。

                          八千御林军早就化身为他们必经之路的小摊贩和客人,另外还有一百名护卫便装在他们马车前后,微服三五人一行化妆成各色行人,沿路护送。而明着的护卫只有两人,还包括?#24187;?#36710;夫。

                          到了西区,杜?#33310;?#23601;带着怡宁和无双下了马车,抱着一个,身边跟着一个。车夫留下看车,另外?#24187;?#23478;丁打扮的护卫就跟在他们身边。

                          无双太小,自然由杜?#33310;?#25265;着。还好现在杜?#33310;?#36523;体已经调理好了,又学了天机门的内功,比一般人力气还大些,这才能抱着无双这个胖乎乎的小石头走走停停半天都没喊累。

                          一路上,无双买了不少?#19981;?#30340;小玩意儿,又吃了不少好吃的。若?#30343;?#26460;?#33310;?#25511;制她每一?#20013;?#21507;都只能吃一口,她早就撑得什么都吃不下了。

                          到后来看到那么多好吃的似乎无穷无尽怎么都吃不完,无双才知道皇伯伯刚才不让自己吃个痛快是真的对自己好。

                          “爹爹,你对无双真好!比爹爹和娘亲还好!”

                          杜?#33310;?#21547;笑捏捏她的小?#36710;?#36947;:“现在知道爹爹好了?刚才还说爹爹坏,不给你吃多些……”

                          无双不好意思地搂着杜?#33310;?#30340;脖子,撒娇地在他脖子里蹭了一下,又亲了亲他的脸,讨好道:“无双现在知道了,爹爹最最最好了!”

                          无双一脸用了三个最字,那拍马屁的乖巧模样让一边的怡宁都忍不住好笑。

                          又往前走了一?#35752;櫻?#26460;?#33310;?#23601;看到前面有一家大酒楼。

                          前面开路的便装侍卫回头,对着杜?#33310;?#32943;定地点点头,杜?#33310;?#20415;对怡宁道:?#30333;?#32047;了吧?我们去前面酒楼里歇一歇吧!”

                          怡宁长这么大,还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呢,若?#30343;?#19968;路上好看的好吃的好玩儿的太多,她早就累得走不动了。

                          无双没有下地走过半步路,但还是很体贴地说:“爹爹累了,休息一会儿。”

                          他们早就在这家酒楼里订了座位,却?#30343;?#22312;二楼包房,而是在一楼大厅。

                          进去的时候,怡宁?#35835;?#19968;下,小声道:“爹爹,这里这么多人……”

                          杜?#33310;?#25351;了指两人身上的衣服,怡宁顿时才明白过来,他们今天打扮得很普通,自然就只能在楼下大厅里坐。

                          不过,虽然被人看到了?#34892;?#19981;大好意思,但能看到很多各色各样的人,听到很多闲话,怡宁又觉得挺有意思的。

                          进门以后,就有几名侍卫坐到了周围的桌子上,表面上跟他们没有关系,而跟他们来的家丁打扮的侍卫则一直跟在杜?#33310;?#36523;后。

                          刚刚坐下,他们点了两壶茶,几碟糕点,杜?#33310;?#23601;离开了。虽然怡宁没有问,但大概猜到他是要去方便一下。可是无双就不懂了,竟然拉着他问道:“爹爹去哪儿?#20426;?br />
                          杜?#33310;?#19981;好直言,面色略微?#34892;?#23604;尬地哄道:“无双乖,爹爹一会儿就回来。”

                          无双还要打破沙锅问到底,怡宁忙过来拉住她哄道:“无双乖,爹爹很快就回来。来,姐姐给你倒茶喝。这是爹爹特意为你点的蜂蜜桂花茶哦!”

                          无双一听到吃的,尤其还是她就算在宫里也被限量的蜂蜜茶,立即就放了杜?#33310;?#22238;头满脸期待地看着怡宁。

                          杜?#33310;?#20284;乎是去了酒楼后面的茅房,那名侍卫自然也跟了过去,?#30343;?#22909;一会儿都不见回来。

                          就在这时,就见五名贵公子打扮的人从大门口进来,径直往楼上包房走去。

                          ?#27426;?#23601;在他们即将?#19979;?#30340;时候,正好看到就坐在楼梯口?#21592;?#30340;怡宁和无双。

                          ?#24187;?#26410;婚少女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姑娘单独在酒楼里可是极少见的,尤其这两个女孩子虽然打扮简朴,但却生得极为漂亮,看气质也?#30343;?#23567;门小户出来的,自然引人注意。再一看,桌子上三双筷子三个茶杯,明显还有一个人,不过暂时不在。

                          这五位贵公子看到怡宁和无双的时候虽然有一刹那的惊艳,但并没有多想,?#30343;巧下?#30340;脚步不知不觉中变慢了。爱美之心人皆有在,就像忽然发现?#27426;?#28418;亮的花,也会忍不住多看两眼一样。

                          却说在此之前,无双喝完了一杯蜂蜜茶,怡宁又不让她再喝了,便闹起来。

                          “姐姐,爹爹怎么还不回来啊!”

                          怡宁耐心地哄着:“无双乖,爹爹很快就会回来了。”

                          无双嘟着嘴,坐在椅子上,?#34903;?#23567;腿一摇一晃地踢着,不依道:“姐姐骗人!你都说了好几次了,爹爹还没回来!”

                          怡宁估摸着爹爹可能刚才吃了外面的小吃,?#34892;?#32928;胃?#30343;剩?#22914;今也只能哄着无双道:“无双不相信爹爹吗?无双和姐姐都在这里,爹爹会很快回来的!”

                          就在这时,忽然?#24187;?#28385;脸横肉的大汉带着五个帮闲从门口进来,目光在大?#32654;?#25195;了一圈儿,便直奔怡宁和无双这一桌而来。

                          只见这六人迅速地将怡宁她们姐妹这一桌包围起来。那带头的大汉?#25490;?#30528;桌子道:“两个?#23601;罰?#20320;们的爹赌输了钱,把你们押给我们吉祥赌坊还账了,这就跟我?#20146;?#21543;!”

                          怡宁被这六人吓了一跳,但很快冷静下来。她微微蹙眉,随即便站起身来,将无双揽在自己身前护着,从容道:“你们认错人了吧?我爹爹从不赌博,怎么可能去赌?#27426;?#36755;了钱?你们要讹人也要?#21364;?#21548;好,这皇城之中天子脚下岂容你们无中生有强抢民女?#20426;?br />
                          那站在楼梯上五名贵公子原本正为怡宁姐妹可惜,没想到这么漂亮的两个女孩子竟然有一个烂赌的父亲,留下来也是?#30343;?#26080;聊想看看事态发展。但看到怡宁如此冷静从容的样子,这几位公子的神情就?#34892;?#21464;化了。

                          他们忍不住想,就是自己家里的姐妹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这样冷静从容吧?#24211;?#23425;原本就生得好,配上此刻的冷?#19981;?#26234;,顿时让她变得越发耀眼起来。

                          那所谓吉祥赌坊的人却好似没有看到这些,啪地一声将一张抵押文书拍在桌子上。

                          “好好看看!这是你爹亲?#26234;┳只?#25276;的抵押文书,用你们姐妹二人在我们赌?#22351;?#25276;了五十两银子!他说有两个漂亮的女儿,这才能抵押五十两,一般人还抵押不了这么多银子。现在他赌输了,你们就是我们吉祥赌坊的人了!快跟我?#20146;?#21543;,听话些,也少吃些苦头!”

                          怡宁冷静地扫了那张抵押文书一眼,冷笑道:“你说这是我爹的亲?#39542;?#25276;就是了?你当我们姐妹是被人吓大的?我父亲很快就要回来了,他疼爱我们姐妹如珠如宝,你们如?#35828;?#22823;妄为想要欺凌我们姐妹,我爹爹必然不会与你?#21069;?#20241;!”

                          随后,怡宁冷哼一声,放声对酒楼掌柜道,“还请贵店掌柜派人去街上将西城护卫军请来,待我父亲回来,必有重谢!”

                          掌柜的答应着,就要派跑堂的小二去找街上巡视的衙役和西城护卫军。不想那大汉却高呼一声道:?#20843;?#25954;去?告诉你们,这是我们护国公府七公子看上的人,谁?#19968;?#20102;我们七公子的好事,先掂量自己有没?#24515;?#20010;本事!”

                          听到这里,掌柜的又立即将小二叫回来。

                          谁不知道吉祥赌?#30343;?#25252;国公府的产业?而护国公府的那位七公子更是出了门的?#32536;潰?#21448;贪财好色。不说一般百?#30504;?#23601;是朝中各部的官员?#35760;?#26131;不敢跟国公府作对。

                          而站在楼梯上的五名贵公子听到这里,有?#35828;?#22768;道:“我们上去吧,?#28909;皇?#38889;七公子看上的人,咱们还是别掺和了……”

                          随即便有两人附和。

                          “?#21069;。?#38889;七公子的叔叔可是皇上跟前的红人……”

                          “也对,不过一个小家碧玉罢了,若真?#19981;叮?#31561;七公子兴头过了,再想办法弄过来就是……”

                          剩下两人一人迟疑,一人蹙眉,却都站着?#27426;?br />
                          这时,最先开口那人又低声催促道:?#25226;?#20116;哥,二表弟,走吧!”

                          先前那位迟疑的正是永平侯府的薛五公子,听到同伴催促,他不舍地看了怡宁一眼,轻叹一声道:“可惜了!若?#30343;?#34987;抵押给吉祥赌坊,花几个银子买过来就是。竟?#30343;?#38889;七设局要定了的人,倒确实不好出手……”

                          语毕,这位薛五公子便提步?#19979;ァ?br />
                          ?#27426;?#20174;一开始就一直蹙眉的那位公子?#27425;?#32039;了拳头往楼下走。

                          “二表弟,你去哪儿?#20426;?br />
                          “齐公子,你初来恒京,不知道京城水?#30591;皇?#35841;都能趟的,这事还是别管了!”

                          “?#21069;。?#40784;公子,护国公府咱们惹不起……”

                          ?#27426;?#37027;位齐公子却没有听任何人的劝,只匆匆回头说了一句:“各位公子放心,小弟绝不会连累诸位就是了!但眼睁睁看着两名弱女子就这样被人毁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而后,齐公子就飞快跑下来,挤进去站在怡宁身前,大声道:“五十两银子是吗?我替她们还!”说着,他就取出五十两银子的银票来递给那带头的大汉,而后就要将那张抵押文书拿过来。

                          不想那吉祥赌坊的大汉却收回抵押文书,狞笑道:“哪儿来的乡巴佬?知道京城的城门往哪儿开的不?护国公府的人你也敢抢?#20426;?br />
                          那位齐公子见对?#25945;认?#24352;,却怡然不惧,朗声道:“我只知道这个天下姓杜、不姓韩!我只知道当今圣上是古往今来难得的圣明天子,绝不会坐视有人鱼肉百?#30504;〖热?#20320;们不肯将抵押文书卖给我,我们这就去恒京衙门找知府大人判决好了!我倒要看看,你们真是护国公府的人,还是借着护国公府的名头强抢民女!就算你们真是护国公府的人,我也不信护国公府能?#30343;?#36974;天!”

                          “好!”

                          “这位公子说得好!”

                          ?#30333;擼?#19968;起去衙门!”

                          “对,请知府大人判?#31119; ?br />
                          “看看知府大人是?#30343;前?#24199;护国公府!”

                          ……

                          听了那位齐公子的话,满堂的客人都激动起来,纷纷起哄。吉祥赌坊的人见势不可为,又或者心虚,色厉内荏地对齐公子撂下一句:“敢跟我们护国公府作对,走着瞧!”而后,就将那抵押文书放回怀中,带着人急匆匆走了。

                          那位齐公子见吉祥赌坊的人走了,这才转身对怡宁抱歉行礼道:“这位姑娘,他们带走?#35828;?#25276;文书,只怕还要找你们姐妹麻烦。不如我们现在就去知府衙门,请知府大人做主,还是将那抵押文书换回来才好。在下不才,愿与姑娘同往!”

                          怡宁到如今哪里还?#24187;?#30333;爹爹的意思?想必,这位齐公子就是爹爹试出来的良人了。她红着脸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这人身材颀长,容貌虽然算不得十分俊美,眉目间却也英气勃勃,带着阳光般的和煦,自有一番坚定坦然的气?#21462;?br />
                          她赶紧回礼道:“多谢这位公子!不过他那抵押文书本来就是假的,倒是不必再去麻烦府尹大人。衙门要后天才开印呢!”

                          那位齐公子?#34892;?#21507;惊:“刚才那些人真是讹人的?姑娘确定?#20426;?br />
                          这次,不等怡宁回答,无双便抢着说:?#20843;?#20204;骗人!我爹爹最疼我了,才不会把无双给别人!”

                          刚才无双其实想说话来着,小舅舅给她的魔方她一直带在随身的荷包里呢!正要取出来对付坏人,不想忽然间身子就不能动了,还不能说话,可急死她了。总算现在身子能动了,也能说话了,可惜坏人都走了。小舅舅给她的东西,她还没找到机会试试……

                          那位齐公子见无双小小年纪竟然一点都不害怕,不由对这两位姑娘的父亲好奇起来。一般人家,能养出这样的女孩儿吗?#31354;?#20301;姑娘多半也是出自书香门第,她们的父亲即便?#30343;?#26397;中官员,只怕也是一代奇人。

                          这时,杜?#33310;?#32456;于从后面走了出来。

                          “爹爹!”

                          “爹爹!”

                          无双立即扑了过去,?#27426;偶舞?#25509;着抱起来。怡宁也走了过去,站在父亲身后。

                          杜?#33310;?#24930;慢走过来,看着那位齐公子点?#35828;?#22836;道:“多谢这位公子为小女解围!还未请教这位公子尊姓大名?不知可否请公子坐下喝杯茶以示?#34892;唬俊?br />
                          ------题外话------

                          初稿,待修。

                          明天的更新时间可以看书评区。上午十一点没有更新可能就是下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19968;?#32852;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极速赛车开奖记录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