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说吧 > 玄幻女强 > 李筝 > 凤舞:驭兽太子妃

                      第113章 被跟踪,来意不善 文 / 李筝

                          九皇子平安无事,崔皇后高兴了,自然有人很失望。∷#

                          凤鸾宫里,赵贵妃听到这个消息,很不愿意相信。她沉着脸问道:“打听清楚了?消息确切?”

                          小太监伶俐地回道:“回娘娘的话,消息确?#23567;?#26159;太子殿下持着九皇子的亲笔信给了皇上看过以后,再送去凤仪宫的。皇后娘娘看了信,当即就能起身了……”

                          赵贵妃让小太监出去,无奈地换了一身喜庆地衣服去凤仪宫给皇后道喜。赵贵妃心情不好,但到底是宫中老人了,知道这个时候任性不得,赶紧地就装扮好出门了。这不是给皇后面子,而是做给皇帝看的。

                          凤鸾宫又挨着凤仪宫,她到的时候,宫中其他嫔妃还没有到。

                          皇后原本是躺在床上的,看了九皇子的“信?#20445;?#20415;?#23433;?#24840;”了,如今正在梳妆打扮。

                          岳凝香在着装打扮上很有天赋,她亲自帮崔皇后画眉抹上胭脂,亲自帮她梳头装扮,最后还亲自给她选了衣服换上,这才扶着崔皇后照了照镜子。

                          崔皇后对岳凝香的眼光很满意,她这次生病虽?#30343;?#24515;病引起的,但到底还是真的病了,气色自然就要差一些。就算现在她心病去了,精神焕发,容颜还是有几分憔?#30149;?#20294;在岳凝香的巧手装扮下,那两分憔悴倒?#24378;?#19981;出来了,只看着又精神又尊贵。

                          “嗯,是个好孩子!果真配得上太子。”崔皇后轻轻拍了拍岳凝香扶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对太子这位侧妃倒是越来越满意了。

                          岳凝香微微低着头,轻声道:?#29256;?#36523;份低微,能服侍娘娘、服侍太子殿下是妾的福气。”

                          将崔皇后送到门口,岳凝香就退下了。“请娘娘恕妾身身份低微,不宜服侍娘娘见客。妾身这就回偏殿去给菩萨上一炷香,?#34892;?#33769;萨保佑九殿下平安归来。”

                          以岳凝香的身份,本来也勉强可以在前面陪着皇后见宫中嫔妃。毕竟现在太子的小老婆就是以后皇帝的小老婆,其实身份差不多。她这个侧妃也是有品级有册封的,甚至比一些?#22836;?#20301;的嫔妃等级还高呢。

                          但岳凝香这一举动却赢得了皇后的好?#23567;?#30693;进退,不虚荣,最重要的是每天都不忘给菩萨上三炷香,祈求菩萨保佑小九。

                          随后,后宫其他嫔妃也到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向皇后贺喜。尽管很多人心里觉得遗憾,当着人却半点不好听的话都不敢说。九皇子不但是皇后最疼*的儿子,也是皇帝最疼*的儿子。

                          崔皇后虽然因为得了儿子尚在的好消息来了精神,但到底是病过一场,跟后宫的嫔妃们没说了一会儿话就打发人都散了,自己也赶紧回去休息。

                          赵贵妃回到凤鸾宫,没大一会儿福王便带着福王妃吴氏来请安。

                          福王夫妻两个也是进宫来向皇帝皇后道贺,然后顺道来凤鸾宫看自己的母妃。

                          赵贵妃看着福王那一脸喜色,打发?#35828;?#20869;伺候的人,便沉下脸来。

                          “小九?#30343;攏?#20320;高兴什么?”

                          “母妃,小九是儿臣的弟弟。”杜嘉言很不?#19981;?#36213;贵妃这话,但到底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他语气中更多的是无奈。

                          “天家无父子,连父子都没有,又何况兄弟?你呀!这心眼儿也太实诚了。这?#27425;?#38505;的事情,就知道让你去。还好你平?#19981;?#26469;了,你要是有个什么,你让母妃还怎么活?”

                          “母妃,小九也去了!而且,当初太子说了事情很危险,是儿臣自己恳请父皇和太子让儿臣去的。临走之前,太子大哥还叮嘱儿臣一切以自身安危为重,凡事不必勉强。母妃,皇后是皇后,太子是太子,您不要总把他们想得一样。”

                          赵贵妃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最后也只能冷哼一声道:?#32793;欢阅?#23376;,能有什么不同?不过是一样会装罢了!”

                          福王妃吴氏努力当?#23601;?#20154;,就当自?#22909;?#21548;到。这些话题,她可不?#23452;?#20415;开口。

                          而在寿王府,得到小九平安的消息,杜嘉佑不由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身上原本反复复发的伤也很快痊愈了。小九?#30343;攏?#23601;算以后林峰回来说起因为他耽误了救小九的事,父皇也不会怪罪他了吧?

                          当然,如果林峰什么都不说,那就更好了。

                          咦?……对?#21486;?#35201;是林峰什么都不说,那就更好了……

                          杜嘉佑忙进宫表达了一番小九平安自己的欢喜之情,而后便回王府做了一番安排。

                          却说太子得到小九的消息,随即便给林峰和韩骏飞鸽传书,让他们等在夔州等着?#20305;?#20061;皇子回?#24980;?br />
                          而得到确切消息知道九皇子尚在,?#30343;?#22312;森林里?#26376;?#20102;,林峰和韩骏?#21363;?#22823;地松了口气。等接到九皇子,他们总算有脸回京了。?#30343;牽?#20061;皇子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林峰对韩骏道:“要不然,咱们还是带人进山找找?在外面等着我总不放心。也不知道九殿下他们现在身边还有多少护卫跟着,腾龙神山这么大,也确实容易?#26376;貳!?br />
                          “可是林?#27785;?#24744;也说了,腾龙神山这么大,九殿下又说他?#26376;?#20102;,不知道走到哪儿了,咱们上哪儿去找?别咱们都进山了,九殿下出来反而没人保护。”

                          韩骏知道别人在森林里会?#26376;罰?#20061;殿下和凤舞肯定不会。而且,现在都在传还魂草被奇门江湖中?#35828;?#21435;了,全都退出了天翅山,那么有小舞在,九殿下的安全也是无虞的。两个孩子只怕是出了什么意外,这才耽搁了。?#30343;牽?#20250;是什么样的意外呢?

                          韩骏现在身体不过勉强恢复,也劳累不得,但他脑子还好使,从四名护卫全都身亡的情况看,只怕两个孩子有一个受了伤,这才一直藏着没有消息。不过,现在只有小舞和九殿下在一起,两个孩子在森林里的事情,韩骏谁也不敢说。

                          林峰想了想,派了人依旧进山搜寻,他和韩骏却还是留在森林外面等着?#20305;Α?br />
                          “对了,九殿下说没说,小舞是不是跟他在一起?”林峰想起儿子信里的交代,这才猛然想起来,九殿下是?#30343;?#20102;,可是小舞呢??#20852;?#25552;过小舞一句?

                          韩骏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九殿下和小舞向来是形影不离的,肯定在一块儿,林?#27785;?#23613;管放心就是。?#27604;?#19981;是小舞在,九殿下能在森林里活下来才有鬼。更何况,若不是小舞,那送信的鸟儿哪儿来的?

                          杜嘉麟和凤舞顺利出了森林。不过,他们却没有给林峰和韩骏送信。他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可不想就这么被人押送回宫去。

                          黑豹和大猫依依不舍地跟着他们,不肯回森林去。

                          杜嘉麟也舍不得。黑豹和老虎啊,服服帖帖跟着像狗一样听话,谁见了不得眼红?再说了,他们现在没?#26032;恚?#19981;是正好以虎豹代步?

                          “小舞,要不我们打扮成南越人好了,南越人身边跟着虎豹就不奇怪了吧?”

                          凤舞看了看两人身上披着围着的兽皮,似笑非笑道:“你以为我们就这样出去,人家就不当我们是南越人了?”

                          杜嘉麟看了小舞身上的兽皮一眼,这才醒悟过来。他们这段日子住在森林里,包袱什么的早就丢了,身上还是夏衣,可现在都到秋末了。这没有经过加工处理的兽皮衣服穿在他们身上,甚至连南越人都不如呢!

                          不过,尽管两人现在着装?#34892;?#29436;狈,但心情却很愉快。他们不但采到了还魂草,更重要的是他们一起活了下来。

                          杜嘉麟认真想了想,对凤舞道:“小舞,你看这样好不好?等回去以后,咱们就说因为在森林里被人?#39134;保?#21518;来迷了路,遇到一位南越人。人家看我们是孩子,又长得可*,不但救了我们,还传授了你驯兽之术。这样,咱们不但可以带着黑豹和大猫回去,以后你再驯几只鸟什么的,这不就有出处了?”

                          凤舞想了想,点点头道:“难得这么一个机会,给我的异能弄一个出处也好。?#30343;牽?#25105;觉得黑豹和大猫是属于森林的,咱们将他们带回?#24980;?#19981;过是关在宫中的百兽园中,虽然生活安逸了,却让它们失去了自由。这对它们来说,其实很残忍。”

                          杜嘉麟犹自不甘地俯身摸着大猫的头问它:“大猫,你愿意跟我?#20146;?#21527;?”

                          大猫其?#30340;?#21548;懂人言,但对凤舞的依恋大过了对自由的生活想往。当然,这或许也是它们没有经历过不自由的日子,无法体会失去自由是什么滋味儿。它依恋地蹭着凤舞的胳膊,小声叫道:“我愿意跟着小舞,小舞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黑豹也走过来,蹭着凤舞另一条胳膊道:“我也要跟着小舞……”

                          凤舞摸摸这个,又摸摸那个,认真道:“这段时间你们跟着我,我们都是形影不离的。但如果你跟着我们回到宫里,却不能一直跟着我们。你们会被关在一个地方,等我们有空的时候才能陪你们一会儿。那样的日子远不如你们在森林里自由,我不忍心让你们失去自由,你们懂吗?自由是这世上最宝贵的……”

                          黑豹和大猫依然舔着凤舞的手,不肯跟她分开。

                          杜嘉麟也在一边想办法。

                          “不如这样,到了?#24980;?#35753;它们两个住在我们的千荷山庄好了。山庄后面不是有一座小山坡吗?虽然地方小?#35828;悖?#20294;好歹还是有一片树林啊!我会交代山庄里的人,如果树林里猎物少了,就扔一些进去,它们不会饿着,又有自由,我们沐休日就去看它们,这不就两全其美了吗?”

                          凤舞想了想,嘀咕着:“千荷山庄的树林也太小?#35828;?#21543;?要是皇家猎场那边还好,就是稍微?#35835;?#19968;点,咱们过去不方便……”

                          最后,还是杜嘉麟如愿了。凤舞答应带着黑豹和大猫一起回去。凤舞想好了,?#28909;?#40657;豹和大猫去千荷山庄适应一下,要是觉得地方小了,不够它们跑的,再送去皇家猎场好了。

                          于是,凤舞骑着黑豹,杜嘉麟骑着大猫,一人背上背着个树枝编的背篓,里面装着一些出来的时候随手采的药材,出了腾龙神山,来到大夏与南越的边境小城越州。

                          ?#30001;?#26519;里走出来时,路人看到一头老虎一只黑豹,?#36861;?#24778;恐地躲避。待他?#24378;?#21040;老虎和黑豹身上骑着个孩子,这才稍稍放心了些,胆子大的还敢走进几步去看稀奇。

                          活着的老虎和黑豹啊,他们还没怎么见过呢!

                          不过,南越人不是不?#19981;?#36807;来大夏的吗?怎么着两个南越孩子竟然跑到大夏来了?

                          凤舞和杜嘉麟担心自家坐骑吓到人,也一再交代它们不许随便冲人龇牙咧嘴。但尽管如此,一路上都没有人敢与他们同?#23567;?br />
                          进城的时候,守门的卫兵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敢拦着他们。

                          虽然南越人有驯兽之能,但能驯服虎豹当坐骑的还真是极少。?#35805;?#21482;有各大部落的贵族子弟才可能?#23567;?#23613;管杜嘉麟和凤舞看起来衣裳狼狈,他们也不敢以貌取人。他们猜测着,这两个孩子多半是带着自己的驯兽?#20302;?#32763;山过来的。这要是在大夏出点什么事情,只怕引起两国冲突。

                          凤舞和杜嘉麟找到一家药店,打算将背篓里的药材卖了。药材店的老板早在他们进门的时候就吓得缩在角落里不?#39029;?#21435;,听说他们要卖药,根本就不敢压价,还在正常价格的基础上提高了一成给他们算了账?#35835;?#38065;,恭恭敬敬地将两人送了出去。

                          杜嘉麟和凤舞对视一眼,两人心里都是一样的顽皮。似乎扮南越人也不错啊!

                          两个孩子接着又去成衣店里选了两三套衣服,?#24515;?#36234;服?#25105;?#26377;大夏服?#21361;?#32780;后便找了个客栈住下,吃了饭好好洗了个澡,换了一身新衣服再出去逛街。

                          客栈掌柜同样头大。他们很不想做凤舞他们的生意,可是又不敢拒绝。

                          凤舞还?#25512;?#22320;安慰那掌柜道:“大叔您别怕,我家黑豹和大猫不咬?#35828;模?#21548;话得很,就跟马啊狗啊一样的。您要是实在害怕,晚上让它们跟我们一屋好了。”

                          掌柜的一张苦瓜脸勉强笑着点点头。这明明是虎豹,怎么可能跟马和狗一样?他可?#36234;?#39532;全都栓马圈里,这虎豹能行么?

                          因为大猫和黑豹这对特殊住户入住,这家名?#24615;?#26469;的客栈再也没有人肯住进来了,就连之前就入住的客人也在看到一头老虎一只成年黑豹之后退房离开了。

                          杜嘉麟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好像是他们连累人家了?怎么办?他看着凤舞,以眼神询问道:要不我们还是去当地府衙?

                          凤舞坚决摇头。好不容?#23376;?#28857;自由,她才不想这么快又被人圈养起来呢!

                          为了能好好出去玩,他们没有带上大猫和黑豹,收到两?#27426;?#29289;极其怨念的眼神。

                          越州因为靠近南越,境内本身也有一部分南越族人,民风彪悍,是极不好管理的。大夏在这里有驻军十万防御南越入侵。靖远侯赵荣从前就是镇守越州的。

                          杜嘉麟担心人太多,小舞又出门少,要是走丢了可怎么办?所以他紧紧拉着小舞的手,就差弄一根?#30475;?#20687;小时候那样将两个?#35828;?#25163;腕绑起来了。

                          杜嘉麟虽然年纪不大,个子却不矮,再加上换了一身新衣服,气势也出来了,?#35805;?#20154;也不敢欺负他们。

                          两人吃了不少小吃,买了些小玩意儿,在路过一条小巷子的时候,还看到一个彪悍的南越族女子揪着一个男?#35828;?#32819;朵,一边走一边打骂。?#30343;?#21548;她骂骂咧咧的说的是南越方言,却不知道是为什么。

                          凤舞见了好笑,对杜嘉麟道:“你看,这种被女人揪耳朵的男人就叫耙耳朵。”

                          杜嘉麟皱眉道:“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净给男人丢脸!”

                          凤舞摇摇头,笑嘻嘻道:“不,我倒是觉得耙耳朵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21486;?#24590;么说?”杜嘉麟想不明?#20303;?#23567;舞又有什么歪理?

                          凤舞指着那两个?#35828;潰骸?#20320;看,男人天生比女人力气大对不对?”

                          杜嘉麟点点头,“当然!”

                          “可是他却不反抗,任女人揪着耳朵招摇过市,这是为何?”

                          杜嘉麟想了想道:“因为愧?#21361;?#20182;多半是做错事了吧?可就算是做错了什么,做妻子的也不能这样不给男人面子,揪着男?#35828;?#32819;朵招摇过市啊!夫为妻纲嘛……”

                          凤舞直接无视他指责妻子的那番话,分析道:“你看,那男人明明打得过女人,却不打女人,这岂不是表明他心胸宽广?是不是表明他尊重妻子?是不是很?#24515;?#23376;汉的风度?若不是心里*这个女人,他是不会这样的任起揪耳朵当街打骂的……”

                          总之,最后凤舞总结道:“一个男人应该强大,但这份强大应该用来保护妻儿,而不是以武力震慑欺辱妻子。一个男人应该心胸宽广,对妻子应?#27599;?#23481;忍让,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才算好男人。”

                          杜嘉麟皱眉,不赞同凤舞的歪理。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还算什么男人?”杜嘉麟嘀咕着,一直在想凤舞说这话到底什么意思?一直到他们即将走到客栈,杜嘉麟才?#32769;?#26126;白了凤舞的意思。他拉着她的手,小声道:“小舞你放心,我以后不会骂你更不会打你,有事儿咱们好好说,商量着来。”

                          凤舞点点头,还算孺子可教!

                          ?#27426;?#23601;在这时,两人头顶上忽然传来两只麻?#39640;?#21501;喳喳的声音。

                          杜嘉麟等麻雀飞到一旁去了,这才低声问凤舞:“什么事?”

                          凤舞拉着杜嘉麟上了楼,小声道:“我们回来的时候,有人跟着我们,只怕是来意不善,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人。今晚,咱们得小心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19968;?#32852;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22659;?br /> 本站所?#31456;?#20316;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19978;?#25105;们举报
                      极速赛车开奖记录网站